关键词: 陕西传销 西安传销  商洛传销 汉中传销 宝鸡传销 咸阳传销 临潼传销

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,陕西省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,由反传销人士小阮创建,专业针对南派传销(1040阳光工程、连锁经营、资本运作)和北派传销(打地铺式人际网络营销三商法),进行反传销找人,寻人解救、反洗脑,打击传销、预防传销,心理咨询,法律咨询、讲座服务,普及传销知识等。欢迎投稿留言邮箱31802625@qq.com,举报传销,网络传销,精神传销,违规直销,传销窝点,传销经历,传销线索,保健品骗局,寻人启事等, 咨询电话029-6186 7186 029-8353 1394 反传销,促和谐,共建美好家园。

误入传销不少人因轻信网友女朋友

浏览次数:2782017-09-05 21:00:00
分享到: 0


李文星之死引起了大家的对网络招聘的注意,虚假招聘信息太多,被传销所利用,致人于死亡。但是还有一个比招聘更好骗人的手段——网恋。

网络恋爱旗号是传销的最好的骗人杀手锏,成功率极其高,20来岁的孩子们经不起诱惑,太容易被骗。

看看记者的报道案例。

上个月,山东小伙小付刚离开西安市田家湾丝嘉娜传销窝点。和人们想象中的传销不同,小付没有受到人身约束,甚至还有“女朋友”陪伴。

时下,传销已不满足于“杀熟”,逐渐升级换代,多利用网络等渠道以找工作、找对象等为幌子,精细包装引诱年轻人上当。近期热点新闻人物李文星、张超就是被骗者的极端代表,借由他们的遭遇,传销和反传销重回社会视野。

“女朋友”的诱惑

前不久,有朋友给小付介绍了长相漂亮的“女朋友”。

两人网络沟通后,“女朋友”邀请小付到西安市田家湾一起“奋斗”。

在田家湾城中村,小付过着吃大锅饭、睡大通铺的集体生活。分居两个卧室的七八个男的、五六个女的,大多来自贵州、四川农村。“(他们大都)善良乐观、能吃苦,也有刚毕业的大学生。”小付说。

打扫卫生、做饭,每天还要上课讲解目前经济形势、国家政策、三商法、几何累积法、直销、成功人生如何风光等,有时也会集体外出游玩,兼带学习“八大心态”“十大学问”。

“心理学、逻辑学、经济学等等,他们都知道。”小付介绍说。

小付来去相对自由,只是每当外出时,会有人跟着。宿舍领导会隔三差五给他做思想工作,问他要2900元“入门费”。经过朋友网上聊天提醒,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陷入了传销。“女朋友”有所察觉后,要看聊天记录,小付拒绝了,并打算带着她一起离开。

当小付到火车站时,“女朋友”人是来了,却说因为他“不真诚”而拒绝一道走。之后“女朋友”就失联了。

这是典型的北派传销,谈感情是假,骗你加入传销是真,这一切都是骗你的。一般打着某某直销公司的旗号,没有产品没有见到公司,甚至交钱了都没有一个收据。

有知情人说,如今的百合相网、58同城等,早已被传销渗透。因为找工作、谈恋爱等误入传销者不乏其人。

西安市反传销联盟近期解救的内蒙古小伙小刘,同样是被“女朋友”忽悠过来的,被困在西安市灞桥区新房村4个月。在西安,小刘还没见到“女朋友”,就被每两天换一个地方,以至于具体在西安哪儿也说不清。小刘谎称自己在江西,以找工作和交女朋友为借口,他向家里要了七万元钱。

三天时间跨省救人

西安市反传销联盟人员介绍,误入传销半年以下者,一般不会被完全洗脑。尤其当被要求交“入门费”时,许多人会清醒过来,但这时往往来不及了。

但他们为何还会心甘情愿向家里要钱,甚至不惜撒谎呢?联盟揭秘说,在北派传销里,除非领导,其他人几乎没机会接触智能手机。什么时候给家里打电话,怎么打电话,都有团队策划,而且必须免提。

这种情况下,小刘跟家里人的对话完全暴露在团伙跟前。他们在旁边群策群力、分析对策,并把台词写在本子上,让小刘“照本宣科”。

后来,小刘的父母根据儿子偷发视频上的五金店名字,才得知他人在西安。意识到儿子可能误入传销,他们赶到西安报了警。

一天,一名河南籍传销受骗者在西安新房村附近的湿地公园挣脱看管者,扑向路边巡警车辆寻求帮助。他随后被带到了附近派出所。小刘父母恰巧也在派出所,从这名受骗者口中得知,他和小刘就住同一宿舍。

反传销联盟人员协助警方与该传销团伙两次交涉后,非但没有把人带走,小刘反而被“送往”河南郑州。在郑州火车站一家网吧,小刘偷偷把自己的求助信息发给朋友,然后又给家里人发信息与朋友对接。最终,信息汇总给联盟人员,小刘才被成功解救出来。整个解救过程为期三天。

疯狂的“公开课”

数年的反传销和自己曾误入传销的经历,让联盟负责人阮班军认为,被骗者很多时候都能利用外出机会脱身,但多数人因为胆怯等原因而错失良机。而被洗脑半年以上者,甚至会成为传销团伙骨干成员。

很多传销“标志”,被骗者到窝点后都可以清晰识别。例如大通铺、大锅饭、交2900元或者69800元赚取1040万元的“入门费”宣传等。“交‘入门费’、层层返利、团队计酬,这些都是传销的共性特征。”阮班军介绍道。

日常生活模式,各大北派传销组织也是大同小异。

不少组织早上6点多起床吃早饭,7点多出门到教室上“公开课”,中午12点多结束。下午会有“串寝”。所谓“串寝”就是不同宿舍成员相互交流学习,为怎么骗父母骗朋友量身定做骗局。一些传销人员甚至到一些地方短期上班,留下证据发给父母、朋友蒙骗他们。

团伙成员每天要缴纳8元生活费,生活标准则实行等级制。例如,不同等级抽烟的层次也有明确规定。在“五级三晋制”框架下,北派传销一般分为业务员、组长、主任、经理和老总五个级别。

在联盟展示的窝点照片上,上课的凳子也有等级:领导是大点的木质凳子,其余人是小塑料凳子。

曾被骗做传销的联盟成员樊京刚,对于“公开课”内容记忆犹新:“我们是国家宏观调控,目的是培养像我们这样的21世纪现代化商人,国家对我们正面打击、侧面扶持,对我们的态度是允许存在、低调宣传、加强监管、谨慎试点”“产品不重要、模式是关键”等等。

如此上课内容通常是相互复制、传抄。“公开课”上几乎都充满鼓掌、呐喊的狂热氛围。有些课堂黑板甚至是一张地图,传销人员都会用中性笔在上面反复涂抹。

“说白了,传销就是分钱游戏。”樊京刚总结道。

李文星、张超误入传销,在天津静海死亡。樊京刚和联盟成员也曾数次到静海救人。在他的手机照片上,不少团伙人员聚集在静海一带玉米地废弃的窝棚里;下雨天甚至睡在潮湿的河边;不少地方更是男女混住。因此,发生李文星、张超式的悲剧,樊京刚一点也不感到奇怪。

希望成立“劝返中心”

传销为何屡禁不止?有法律界和反传销人士认为,首先是法律打击力度欠缺。

目前传销相关的法律法规主要是《禁止传销条例》和《刑法修正案(七)》的相关规定。“组织、领导的传销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”的过高立案追诉标准,让许多传销组织逃过追责。

樊京刚在数年的解救中发现,长期以来,打击传销的职责主要在工商部门,但行政执法效果有限。对于打击传销最便利的公安机关,但也要看有没有非法拘禁等情形。

今年6月份至今,西安市反传销联盟已解救十几人,但解救一直是危险与失败的风险并存。阮班军曾到西安火车站附近发反传销传单,但应者寥寥。在他看来,许多大学生轻易被骗,以至于出现李文星、张超式的悲剧,就在于“有知识没常识”。两起事件以前,他就想过到大学去做反传销演讲,但繁复的手续让他停下了脚步。在联盟办公室墙上的被骗者照片里,大学生不在少数。

近期,受李文星、张超事件发生,多地开始驱散传销人员。

但阮班军认为,一味地把传销人员“送回老家”不是根治传销的办法。如果不见招拆招、把传销者的脑子再洗回来,他们往往会换个地方继续聚集。因此,他计划与工商部门协商合作,像湖南娄底一样成立“劝返中心”,从反洗脑开始,让传销人员“传销瘾”不再复发。对于长期被骗者,反悔过来后的心理不适,还要做好疏导。

再次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,网上谈男女朋友,让你给他买东西,让你去见面,你要注意了,见面后不要去女孩子住的地方,一般的你只要进去就出不来了,那就悲剧了。

原新闻网址:http://www.sohu.com/a/164912138_407736


上一篇:传销专坑家人和朋友 西安反传销联盟四年解救500人下一篇:男子疑陷西安傳銷窩點 偽裝做手術騙家人十多萬
0 条评论

Q Q在线咨询
传销窝点男女关系
在线咨询
反传销课程
办公室座机:029-6186 7186 阮老师:

138 0919 3299

魏老师:

186 9185 6289

樊老师:

158 3597 1640

阮老师:   138 0919 3299
反传销法
怎么发传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