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词: 陕西传销 西安传销  商洛传销 汉中传销 宝鸡传销 咸阳传销 临潼传销

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,陕西省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,由反传销人士小阮创建,专业针对南派传销(1040阳光工程、连锁经营、资本运作)和北派传销(打地铺式人际网络营销三商法),进行反传销找人,寻人解救、反洗脑,打击传销、预防传销,心理咨询,法律咨询、讲座服务,普及传销知识等。欢迎投稿留言邮箱31802625@qq.com,举报传销,网络传销,精神传销,违规直销,传销窝点,传销经历,传销线索,保健品骗局,寻人启事等, 咨询电话029-6186 7186 029-8353 1394 反传销,促和谐,共建美好家园。

《中国,少了一味药》_分节阅读_36

浏览次数:3222017-09-26 21:01:00
分享到: 0



中国古人把“淫”视为万恶之首,在基督教教义中,“骄傲”是一切罪恶的根源,但在我看来,世上最大的恶并不是骄傲和淫荡,也不是杀人放火,而是制造愚蠢。愚蠢本身不是恶,却可以把恶放大无数倍。
在一个愚蠢之地,什么样的坏事都可能发生,什么样的惨剧都在意料之中,人们会本能地排斥一切高尚之物,他们反对思考世界的本源,因为世界对他们来说,不过就是眼前方寸之地;他们也反对思考人生的意义,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一种“猪圈理想”,他们连猪圈都懒得想,只希望传销组织能够给他们分配一个意义;他们仇视富人也鄙视穷人,嘲笑高尚也憎恶无耻,一切深沉有趣的东西都是他们的敌人,正应了那句话:聪明的人只反对愚蠢,而愚蠢的人什么都反对。
在传销团伙中住了二十三天,我总结出一个道理:愚蠢不是天生的,而是人工制造出来的。在所有蠢人背后,有一个肉眼看不见的黑暗之地,那就是愚蠢加工厂。那里烟囱林立,黑烟滚滚,正在加班加点地炮制愚蠢。很多人都会困惑:一个好好的人,怎么就能被人洗了脑?答案非常简单:只要隔绝了信息,再控制住话语权,洗脑是再容易不过的事。反正没有第二个声音,我说什么都是真理,根本不必在乎什么逻辑,更不需论证,只要拳头够大,嗓门够高,我说一加一等于几它就等于几,把骡子说成人类始祖你也得无条件相信。
传说黄泉路上有一碗孟婆汤,喝下去就会忘了自己是谁,其实要喝这碗汤不必走那么远,随便找个传销团伙就行,他们专门生产这个。配方并不复杂:谎言大量、喇叭一个、伪造的历史若干、截肢的圣贤少许,剁碎搅匀后放在密闭的高压锅里,宽汤猛火,几分钟就能熬出一锅新鲜热辣的迷魂汤,每天早上起来空腹喝上一碗,三个月就能变成白痴。
教育家晏阳初说过一句振聋发聩的话:人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。在生而有之的诸项自由之中,以此项自由最为重要,无此则无任何自由,若此项自由被剥夺,一切自由都将不保,因为这是“自由中的自由”。我信服这样的话,也痛恨一切与此项自由为敌的恶人,一切制造愚蠢的人都是我的敌人,我将永远不会与之同行。
但丁的幽冥有九层地狱,里面关押着形形色色的罪人,唯独没有愚蠢制造者。如果可能,我希望加上第十层,在冰湖之下,熔岩之上,让腐败的灵魂永远不离沸腾的血池,让他们看到自己所犯下的一切罪孽,看到贫瘠的人心、满世的荒凉。愿他们永远痛苦。
喝过早上那盆清水,小琳带我去见一位“两百多份的大主任”,此人臭名昭著,事业伙伴提起来都是一脸不屑,评语六个字:有毛病、没教养。这小伙叫王帅刚,大约二十四五岁,长了一张天生就该受欺负的猪腰子脸,小眼睛,塌鼻子,眉毛淡得像中国书法中的飞白,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东西,阴暗而浑浊,就像乌烟瘴气的城乡结合部,让人一见而生厌憎之心。
别人做够六十五份就可以当经理,他做了两百多份还是个业务主任,原因只有一个:人品太差。他没什么朋友,家里人也不怎么待见他,在行业里骗了一年多,只骗来了一个人,就是那位粉刺阔少王赫超,后者爬得比他还高,按照传销团伙的计算方法,现在王帅刚一分钱都赚不到,算是标准的鸡飞蛋打。
这些事是我后来知道的,当时小琳带我进门,引荐语依然有“出色”二字:“这是我们公司做得非常出色的王总!”王总给我倒上白开水,盯着我思索片刻,忽然石破天惊地来了一句:“我在外面跑了很多年,什么事都见过,什么事都干过。”我目瞪口呆,心想我也见过几个职业吹牛的,可从来没见过有谁吹到这种高度,“什么事都干过”,这得长多大的脑袋啊?
这位王总阅历极丰,先是求学,求学不成,跑去经商;经商又不成,跑去开车;开车还不成,跑去牢里吃窝窝头。几年前他在东莞当司机,老板让他送货,他走到半路就把货卖了,东莞是销魂之地,以王总的德性,我断定那点钱没派什么好用场。后来警察抓他,他就逃到苏州,还是给人开车,送货的时候故伎重施,这次更狠,不光卖人家的货,连车都卖了。这种行径无论在哪里都算不上高尚之举,可他倒很自豪,说两句就要指指我的鼻子:“这就是我干的事!”
我开始还能忍,可他越来越猖狂,手指始终不离我的鼻端,有时还要上下颤动,遇到长句子还要颤动好几下,我怒气暗生,心想哪儿冒出这么个东西来,怎么连起码的礼貌都没有?这时王总讲起了他的逃亡旅程,这厮犯案之后携款潜逃,没逃多远就被警察当街扑倒,抓进去关了几年,出来后走投无路,一头扎进了传销窝,干了一年多,几乎没什么建树,名义上做了两百多份,可钱全被粉刺阔少王赫超赚走了,他一分钱都赚不到,真不知道他靠什么活着,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离开。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这厮是个通缉犯,众所周知,传销团伙没有别的好处,只适合窝藏匪类,反正也没人过问,在这里隐姓埋名地躲上几年,等到风声平息再重回江湖,照样吃香喝辣逍遥人间。

上一篇:《中国,少了一味药》_分节阅读_35下一篇:《中国,少了一味药》_分节阅读_37
0 条评论

Q Q在线咨询
传销窝点男女关系
在线咨询
反传销课程
办公室座机:029-6186 7186 阮老师:

138 0919 3299

魏老师:

186 9185 6289

樊老师:

158 3597 1640

阮老师:   138 0919 3299
反传销法
怎么发传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