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词: 陕西传销 西安传销  商洛传销 汉中传销 宝鸡传销 咸阳传销 临潼传销

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,陕西省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,由反传销人士小阮创建,专业针对南派传销(1040阳光工程、连锁经营、资本运作)和北派传销(打地铺式人际网络营销三商法),进行反传销找人,寻人解救、反洗脑,打击传销、预防传销,心理咨询,法律咨询、讲座服务,普及传销知识等。欢迎投稿留言邮箱31802625@qq.com,举报传销,网络传销,精神传销,违规直销,传销窝点,传销经历,传销线索,保健品骗局,寻人启事等, 咨询电话029-6186 7186 029-8353 1394 反传销,促和谐,共建美好家园。

老鼠会(8)

浏览次数:2922017-11-08 20:42:20
分享到: 0

晚饭后,蒋小旗和黄志玮带着我出去串门了,学习别人的团队建设。我们没有去安徽系的其他团队,而是去访问了河南系的一些同事。这叫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当然,他山之石,也可以砸人。我们就差点被砸了。

水洼的夜晚有着浓浓的异乡味道,闷热的风在街道上游荡,四处寻找着出口。天空昏暗而低沉,似乎时时刻刻都会塌下来。周围弥漫着热带水果微微腐烂的气味,有一点消沉和颓废的感觉。

我是正值如花岁月的青春少年,当然不会颓废,我还是从四周找到了欣欣向荣的风景。我看见了街边鳞次栉比的洗头房,闪烁着暧昧的粉红色灯光。洗头房里的姑娘们慵懒地坐着,静静地等待着顾客上门。那时候小姐们的营销方式还是很落后的,不会主动出击,只会稳坐钓鱼台。如果她们也去听听加盟连锁的培训,她们就能学会对客户不离不弃,销售业绩也会直线上升。若干年后,我出差到各个城市,在车站码头,经常被一些衣着单薄的小姐们围追堵截,我想,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终于也开窍了。

蒋小旗对我一直留意洗头房的动态很不满意,她加快了步伐,我跟着她来到了一个大广场。这是水田的居民活动中心,现在成了加盟连锁的交流平台。三五成群的人聚拢在一起,热烈地交流着对这个行业的感触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,一张张兴奋的脸庞,在路灯的照耀下泛着迷醉的神采。我第一晚到达这里时,还以为这些人都是来欢迎我的,看来是自视过高了。

蒋小旗像是在朗诵诗歌一样:“看啊,这些朝气蓬勃的人,他们将托举起自己的未来,他们将登顶人生的巅峰。”

我咕哝着:“就怕还没把未来托起来,已经把自己拖下水了。就怕还没登顶人生的巅峰,人已经开始疯癫了。”

黄志玮愣了一下:“你跟小和尚念经一样,说些什么呢?”

我也愣了一下,指着夜市上一个茶摊说:“哎,这摊上卖的王老吉是啥玩意儿?”

黄志玮嘿嘿一笑道:“这王老吉是当地的一种凉茶,降火的,我刚开始也很好奇,买了一杯,唉呀妈呀,差点没把我苦成杨白劳啊!”我望着那一杯杯深褐色的茶水,压根没有想到,几年后,这个王老吉变甜了,还卖到了中国大街小巷。东西还是苦的,只是味觉被糖欺骗了。如同生活,要想把苦日子过甜,必须学会偶尔欺骗自己的感官。哄哄自己,也并不是坏事。幸福是一种感觉,从来都是相对的。

夜市还是热闹的,有卖小吃的,有卖饰品的,有卖饮料的,还有一排排露天的大排档,看着那些顾客坐在夜空下,喝着啤酒,吹着牛皮,吃着烤肉,我的肚子开始不争气地闹革命了。

蒋小旗看我没被广场上的学习气氛感染,反而被胡吃海塞的铺张行径吸引,她有些急了:“哥,你不要羡慕这些人,你现在好好做这份事业,将来你会坐在五星级酒店里,惬意地喝着洋酒,吃着牛排!”

我叹了口气说:“唉,我不喜欢牛排,我能不能在五星级的酒店里喝着洋酒,吃着溜肥肠?”黄志玮被我逗乐了:“等赚了大钱,你想吃凉拌肥肠加二胡伴奏都行!”

说着,又走了一段路,我们到了河南系的一个团队居住地。我猜想铂金利员工宿舍的布置,也是体现企业文化的重要方式。同样都是黑乎乎的楼道,培养员工夜行的视力;矮小的塑料板凳,锻炼员工腰腹的肌肉;草席地铺,提高员工亲近自然的环保意识;无枕头设计,更有利于员工骨骼的健康发育。当然,骨骼发育过的也可以进行畸形矫正。我突然明白了,铂金利公司为什么要在广西开展加盟连锁事业,你要选在东北,打地铺睡草席还不冻死!

我们进到房间的时候,受到了河南系同事热烈的欢迎。这支河南系的团队,人员结构组合非常匀称,男女老少,应有尽有。说真的,我看到几个饱经风霜的老汉,心里很不是滋味,我从他们身上看到父辈的影子。我知道最底层的农民挣钱有多艰辛,一锄头一锄头锄出来的血汗钱,可能会扔到水里响声都没一个。

河南系的同事们多才多艺,团队生活远比我们丰富,一个个闪亮登场,自我介绍之后,便载歌载舞起来。就连土得掉渣的大伯,都能自如地来一段豫剧。一个粗犷的老汉,羞答答地唱了一段《泪洒相思地》选段,分外妖娆。我听不太懂,只听明白了两句:当初他甜言蜜语来骗我,我只当他与我是一样的心肠。唱得太好了,我很想建议把这曲子当做铂金利公司的团队之歌。

听完这段戏曲,又一个人闪亮登场了,他还没开口,我就呆住了。我认识这个人,他叫张大吉,是我中专的同班同学,刚才他一直窝在阴暗的角落,我没认出他来,但不知道他是否认出我了。张大吉在学校是一个很孤僻怪异的人,有点大舌头,很少与人交流,又经常有一些疯狂的言论和举动。有一次张大吉从家里带来一瓶咸菜锁在箱子里,被寝室同学撬开一扫而光。

张大吉愤怒地说:“我妈是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当时同学们还没明白他的意思,放假归来后,他又带来一瓶红彤彤的辣酱,在每个同学的床上都洒了一滩,搞得寝室就像凶案现场。那瓶辣酱是张大吉妈妈的杰作,有着神奇的永不褪色的染色效果,同学们在费力地洗被单的时候,才弄清楚张大吉他妈的厉害。

没想到在这里又看到了张大吉,更让我惊喜的是,他不再沉默寡言,像只快乐的小鸟唧唧喳喳说个不停。他说自己非常热爱这个团队,在这里他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,找到了充足的自信,变得开朗活泼,乐于与人分享和沟通。平心而论,这个行业对人的性格改造还是很成功的,许多内向的人都变得健谈雄辩永不服输。如今我在招销售人员的时候,只要是做过传销的,都会优先考虑。

张大吉给大家跳了一段霹雳舞,擦玻璃爬绳子的动作很专业,这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张大吉,原来他的霹雳舞跳得这么好,而在我们同学的印象中,他始终是一个闷葫芦。

张大吉下来的时候,我凑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,他惊喜地说:“你也来广西了?你的选择是正确的,我一定要做出成绩来,让那些嘲笑我的人大吃一惊。”

我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交钱了吗?”

张大吉回答道:“没有。”

我松了口气:“那就好!”

张大吉接着说:“那不叫交钱,我购买了一份产品,非常好的产品,这是我进入公司的门槛,是对公司产品的消费体验,也是我对人生的重大投资。我相信,这将成为我伟大事业的起点。”

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和张大吉沟通了,他已经沉醉在他的事业中了。我现在对这个加盟连锁事业充满了疑虑,我需要一个清醒的人,为我提供公正客观的评价。我又想到了胡铁柱,明天一定要找他好好谈一谈。

又一个人闪亮登场了,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长得并不出奇,名字也不出奇,但是这人说的话太有水平了。他说,他认识到这份事业后,觉得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,首先便想到了与家人分享。于是他打电话叫来了自己的爸爸妈妈,他的爸妈已经离婚,又各自成家,加上他的后爸后妈,于是他一下子开发了四个客户!而且加盟连锁事业让这四人和谐地生活在一起!

我问张大吉:“这小伙子的亲爸亲妈和后爸后妈还在这里吗?”

张大吉说:“不清楚,我没见到过,大概是住在别的团队吧!”

我小声说了一句:“干脆让他父母再多结几次婚,他的客户就更多了!”

我这话被旁边河南系的同事听见了,结果我被不客气地轰出了他们的住处,连闪亮登场的机会都没给我。

在黑漆漆的楼道里,蒋小旗和黄志玮不停地批评我,他们为我没有素质的行为感到很羞耻。在他们的轮番教育下,我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人家父母的感情生活,我是没有权利干涉的。而且反复结婚离婚的,会麻烦人家民政局的同志,给政府添乱,这样不太合适。

蒋小旗还在喋喋不休:“我们是来学习人家的,你倒好,来添乱了。你要虚心一点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你懂吗?懂吗?”

我立刻就懂了,因为蒋小旗的声音戛然而止,我们经过二楼的住户门口时,一个瓷质烟灰缸从房门里飞出,在我们脚下四分五裂飞花溅玉。他山之石,也可以砸人!

我们都愣住了,莫名其妙地差点被这“他山之烟缸”给砸了。一个声音在里面咆哮道:“你们这些外地人,都滚吧!该死的,你们一来我就老丢东西!妈的,连晒在外边的内裤袜子都偷,你们还是不是人啊!”

蒋小旗赶紧拉着我,顺着房门透出的微光跑出了楼道。黄志玮跟在后面,闷闷地说:“队伍大了,管理起来还是有困难啊!人越来越多,团队里肯定有些素质不高的人,败坏了我们的名誉。这就叫一条臭鱼腥了一锅汤啊!”

我马上接口道:“我倒是觉得安徽的臭鳜鱼味道很好啊!”

蒋小旗咬牙道:“你怎么就这么贫啊?”

我立刻收声,我当然不愿意得罪蒋小旗,我还吃了她的尾巴呢!不对,是她夹给我的鱼尾巴。

回去的路上,我又看见了那天在夜色中飘摇的红条幅——打击非法传销,维护社会稳定!第一次看见它的时候,我以为是为我准备的欢迎辞,后来看清楚了,知道自己又想多了。现在,认真瞅瞅这条条幅,觉得它似乎真的是为我准备的。

回到住处,住处一团乱糟糟。因为菊花嫂忽然莫名其妙地晕倒了,一群人又是掐人中又是按胸口,总算让菊花嫂醒转过来。蒋小旗关切地询问:“嫂子,要不要上医院看看?”

菊花嫂摇摇头,虚弱地说:“不碍事的。”

我第一眼看到菊花嫂的时候,就觉得她的身体不太好,脸色蜡黄精神不振,这次突然的昏厥,让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。

又是漫长的一夜,我的睡眠质量也越来越差了。我有意离“地中海”丁大哥远一点,可是无论在房里的哪个角落,我都无法逃脱他那震天动地的呼噜声和四处弥漫的脚臭味。

好不容易睡着了,一觉醒来,已经是7月6日的早晨了。

一转眼,我在水洼水田开发区,已经度过三个夜晚了。

我瞅了一眼电子表,早上六点多,对于这些积极向上的有志青年来说,时间还早。我跨过同事们的身体,又看见了孤独的胡铁柱靠在阳台上,静静地抽烟。对了,我说要找他好好谈一谈的。

胡铁柱每天起来得都很早,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早起的胡铁柱,总是在阳台上抽烟。

我走过去,冲胡铁柱笑笑。他将香烟盒伸到我面前,说道:“来一支吧!我马上连请你抽根烟的钱也没有了。”

我抽出一根红梅烟。胡铁柱替我点上,又幽幽地吐出个烟圈,无比惆怅地说:“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抽红梅吗?因为我女朋友叫赵红梅,也是咱们一个学校的,长得很漂亮,现在在合肥一家公司当实习会计,我好想她啊!”

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,陕西省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,由反传销人士小阮创建,专业针对南派传销(1040阳光工程、连锁经营、资本运作)和北派传销(打地铺式人际网络营销三商法),进行反洗脑劝说、寻人、解救、找人、打击传销、预防传销,心理咨询,法律咨询、讲座服务,普及传销知识等。欢迎投稿留言邮箱31802625@qq.com,举报传销,网络传销,精神传销,违规直销,传销窝点,传销经历,传销线索,保健品骗局,寻人启事等, 咨询电话029-6186 7186 029-8353 1394 反传销,促和谐,共建美好家园。网站 www.fcx029.com 


上一篇:老鼠会(7)下一篇:老鼠会(9)
0 条评论

Q Q在线咨询
传销窝点男女关系
在线咨询
反传销课程
办公室座机:029-6186 7186 阮老师:

138 0919 3299

魏老师:

186 9185 6289

樊老师:

158 3597 1640

阮老师:   138 0919 3299
反传销法
怎么发传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