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词: 陕西传销 西安传销  商洛传销 汉中传销 宝鸡传销 咸阳传销 临潼传销

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,陕西省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,由反传销人士小阮创建,专业针对南派传销(1040阳光工程、连锁经营、资本运作)和北派传销(打地铺式人际网络营销三商法),进行反传销找人,寻人解救、反洗脑,打击传销、预防传销,心理咨询,法律咨询、讲座服务,普及传销知识等。欢迎投稿留言邮箱31802625@qq.com,举报传销,网络传销,精神传销,违规直销,传销窝点,传销经历,传销线索,保健品骗局,寻人启事等, 咨询电话029-6186 7186 029-8353 1394 反传销,促和谐,共建美好家园。

老鼠会(9)

浏览次数:2352017-11-08 20:46:11
分享到: 0

赵红梅,这个人我还真有点印象,她是学校排球队的,相貌姣好,身材修长。最重要的是,我的室友老二也曾苦苦追求她,我还替老二设计过追女行动方案。

第一套方案是英雄救美法。晚上瞅见赵红梅落单了,我用帽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上去故作调戏,结果老二没有及时冲上来,我反而被赵红梅一脚踹在腰间,现在雨天还隐隐作痛。第二套方案是感天动地法。我和老二半夜起来,将学校黑板报擦了,然后在上面给赵红梅写一封情深意切感人肺腑的情书,结果情书还没写完,我们就被保卫科的人抓去写检讨了。第三套方案是潜移默化法。我让老二每天买一个苹果,在苹果上刻上“赠红梅”三个字,偷偷放在赵红梅宿舍后窗(赵红梅宿舍在一楼)。一个月后东窗事发,我以为会有一个美满的结局,但失算的是她们宿舍还有一个叫李红梅的,她简直是女版李逵,学校铅球项目冠军,那个壮女吃了一个月的苹果,当即宣布非老二不嫁。当她来找老二的时候,如果不是我们拉着,老二一定从楼上跳下去了。

我没想到,老二费尽心思还没追到的赵红梅,却被这个胡铁柱得手了。

其实,老二死得也不冤,那时候的很多女孩都喜欢清纯的小白脸,尤其是像胡铁柱这么白的。

我不想老二了,还是想现在吧!我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铁柱,我总是觉得这个加盟连锁就像是传销啊。”

胡铁柱风情万种地笑笑:“什么叫‘就像是传销’?这压根就是传销啊!”

这个答案虽然并不出我意料,我甚至无数次在心里设想过这种可能,但当传销这个说法,真正踏踏实实落到我的耳朵里,还是狠狠刺痛了我的耳膜,严重打击了我的神经。我长途跋涉几千公里,花了那么多银子,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投奔黄志玮,就是被他骗来搞传销的吗?我又想起接到黄志玮电报后,去邮局路上碰到的那坨动物粪便,我明白了,我不是走了狗屎运了,我是被牛粪勾到眼了。

我还是不愿意面对这种结果,又问道:“可是我觉得蒋小旗说的有那么点道理啊!加盟连锁有三个不同于传销的显著特征啊!”

“哼,那三个特征一个是谬论,两个是假话。第一,鉴别是否是传销,不在于是否有产品,而在于产品是否物有所值。你真的觉得那一瓶美白霜,价值1250元吗?250也不值!成本可能只有几十块。产品只不过是个幌子,张国荣、梅艳芳用这产品不过是他们在吹牛,那个人民商场的柜台也不过是每月几百块钱租来撑场面的。况且我交了3500元,连产品的影子也没见到。我也不想要产品,那对我没有一点意义,我们交了钱,想的都是挣更多的钱。

这个加盟连锁最重要的是把每个人钱收来进行二次分配,这是一个金字塔结构的人际销售网络,当然,越是早期加入,处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分配的钱就越多,越晚加入的分的钱当然也就越少。”

胡铁柱吸了一大口烟,接着说:“第二,蒋小旗说传销是非法的,加盟连锁是合法的。现在水田的外地人都是在做这个加盟连锁,加盟连锁不是传销那就没有传销了,那打击非法传销的条幅就是挂给咱们看的。培训时讲到的国家引进的先进连锁销售方式,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,是他们在混淆事实偷换概念,用加盟连锁的堂皇旗号,把正正经经的连锁经营变成了传销的勾当。”

胡铁柱继续说道:“第三,传销没有正规公司,但这个铂金利公司也是个皮包公司。你看到的公司光荣历史、辉煌成就和宏远规划等资料都纯属虚构,大事记、剪报、战略规划、组织架构图也都是做做样子,那个‘环球知名企业评估评价委员会’机构颁发的‘全球华商最具潜力和魅力企业’的铜牌,更是离谱,那根本是不存在的组织。”

我听胡铁柱说得有理有据,竟有些无名恼火,我知道自己是因为确定被骗而火,但是忍不住说道:“你这么明白,这么理智,既然知道了这是传销,你还在这里混个啥?这传销是非法的,小心被抓起来,你还不赶紧卷铺盖走人!”

胡铁柱长叹了一口气,神色黯淡地说:“我虽然说加盟连锁是在搞传销,但并没有说传销挣不到钱啊!那些老总们的致富故事,虽然被夸得神乎其神,但确实有人挣到钱了,比如钱二彪,我听杨彩燕说他有十多万存款了。”

“杨彩燕怎么会知道?”我诧异地问道。

胡铁柱冷笑道:“杨彩燕是钱二彪的女朋友,你没想到吧!不过钱二彪有钱了,以后杨彩燕还是不是他女朋友就难说了。”

“那你呢?挣到钱了吗?”我关切地问道。

“交了3500,挣了700块,我只发展了一个客户,就是那个娃娃脸的小鬼,他是我的小学同学,我就把他叫来了。我一直因为把他拖进这个泥潭而愧疚,但他现在干得比我起劲。我也不是想待在这里,只是舍不得我的钱,那是我哥的老婆本。刚开始我对我哥说这个事多好多好,你借给我一个娶贵州老婆的小钱,我还给你一个娶上海女人的大钱。现在我算是栽了,我哥该不是要打光棍了吧?”

我安慰道:“不要担心,面包总会有的,关键是不要太过计较味道,老婆总会有的,关键是不要太过计较性别。”

胡铁柱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,半天才说:“我看你也就是一张嘴皮子利索,还不如让你去做加盟连锁的培训。”

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嘿嘿笑了。胡铁柱又唉声叹气地说:“我现在每天都很矛盾,心里总是在煎熬,既想着找几个人来,兴许还能发点财,又怕骗了亲朋好友,从此被人骂一辈子。想着想着,就这么一天天混着日子,现在连回去的路费也没有了。”

我想到自己也没有回去的路费了,心情也更加低落了,以致于差点被香烟烧了手指头。那个合肥火车站问讯处的大叔,给我指了一条快捷的路线,却没有考虑到我腰包的承受能力,搞得我现在想走都走不成了。

沉默了好一会儿,我长出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混日子看看

呗,说不定在这里真能挣到钱呢!”

胡铁柱忽然问道:“你恨黄志玮吗?”

我想了半天,才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爱也千千万,恨也千千万,毕竟爱时多,恨时无奈何。”

胡铁柱扑嗤笑出声来,拿手指点着我说:“你小子太能扯了!”

蒋小旗闻声走了过来,满脸狐疑地看着我们,严肃地问:“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

我嬉皮笑脸地说:“能说些什么呢?无非是克林顿怎么这么不小心,暴露了莱温斯基?美国怎么这么不小心,炸了我们的大使馆?”其实,还有一句话,我憋在肚子里了:我怎么这么不小心,被骗到这个偏远的地方?

蒋小旗盯着胡铁柱,眼神凌厉。我看出来了,她是担心胡铁柱向我散播不当言论,影响我的顺利加盟。

我对蒋小旗说:“你别担心了,我正向铁柱请教加盟连锁的专业知识呢!我觉得受益匪浅啊!”

蒋小旗半信半疑地走开了。同事们也陆陆续续起床了,一时间房子里热闹起来,抢厕所依旧是主旋律。

我悄悄地问胡铁柱:“好像这屋子里的人都不太喜欢你,钱二彪买了些鸡爪也没你的份,怎么回事?”

胡铁柱苦笑道:“因为我总是在动摇,又想着挣钱,又害怕骗人。大家反复教育过我,最后认定我思想不坚定,迟早会叛变。尤其是上次,钱二彪打电话叫赵红梅来,我偷偷告诉赵红梅,让她不要来,结果这事通过我们班其他女生传到了杨彩燕的耳朵里。从此,我在这个团队就被打上了叛徒的烙印。”

我点点头说:“你做得对,那毕竟是你女朋友啊!再怎么骗亲娘老子,他们都还是你的亲人。如果骗了自己的女朋友,说不定女朋友就成别人的了。要知道,你女朋友还是很抢手的。”

胡铁柱被我说得忐忑不安起来,他一定是担心两地分隔,被人钻了空子、挖了墙角。我是不是应该给老二打个电话呢?万一肥水流了外人田,岂不冤哉?

胡铁柱和我各怀心思,沉默了半天。

我还在发呆,就有领导来视察了。一大早,钱二彪就来看望我了。一进门就吆喝着:“小梅,来来,吃早点。”

我迎上去,看见头发和皮鞋锃亮的钱二彪精神百倍地走了过来。这个皮肤黝黑的大个子,手里提着几根老油条,腰里别着一个大砖头,面有得色,颇有点君临天下的感觉。我知道他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,一个刚出校门的中专毕业生,忽然拥有了十几万的财产,换作谁都会得瑟两下的。

可惜的是,油条太老了,看来炸油条的火候没掌握好。钱二彪是个善于察言观色控制火候的专家,我还在和老油条做斗争,他便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小梅,昨天一天的培训学习感觉如何?应该对咱们这个加盟连锁行业有了了解,也有了信心吧?是不是准备加入我们啦?”

我忙不迭地点头:“我觉得这行业不错,听说你挣了不少钱?”

钱二彪羞涩地笑了:“呵呵,不算多,跟那些老总比起来差远了。你要是早点加入我们,好好干,也一定可以成功。”

我用力咽下一口油条,下定决心说道:“我就是没钱,我来这儿的路费还是找人借的。你既然这么有钱,能不能先借3500块给我,等我做加盟连锁挣了钱,连本带利还给你!”

钱二彪突然听了这话,愣了半天,脸色一阵红一阵黑,压制自己的怒火说道:“你还是没有搞懂,这是你的事业,你要发财,就要拿出诚意来。

我说过,有人愿意卖血来加入公司,而你,只要有决心,就不会想不到办法的。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找我借钱,我们的事业还开展个屁!”说着,钱二彪猛地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,一脚将小凳子踢到一边。接着,又铁青着脸在房里走了几个来回,忽然冲着站在一旁观望的胡铁柱吼道:“你都好久没有发展客户了,还在浑浑噩噩地混日子,你他妈的不想活了?”我终于见着钱二彪出口成脏了。

钱二彪骂着骂着,突然更来气了,冲过去,一脚踹在胡铁柱的小腿上。

胡铁柱低声呻吟着,缩到了墙角里去。屋子里的人都静静地看着钱二彪发飙,没有一个人敢劝阻。钱二彪又接连踹了胡铁柱好几脚,杨彩燕看不过去,上前把他拉开了。

我知道,钱二彪这是杀鸡给猴看呢!只是可怜了胡铁柱,我心里很过意不去。胡铁柱蹲在那里,一声不吭,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很难过。他也是个性格懦弱的人,怎么能站在那里任由别人打呢?

如果是我的话,我不会任人宰割的,至少我会抱头蹲起来。

黄志玮凑到钱二彪身边,小声说道:“我老乡还是刚来,给他一点时间,他会真正理解的。”

钱二彪走的时候,又露出了和蔼的笑容:“小梅啊,没事儿,你跟他们再多学习学习,我相信你会认同我们的,也会想到办法筹钱的。”

他奶奶的,笑里藏刀。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我承认,我被钱二彪吓到了。

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,陕西省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,由反传销人士小阮创建,专业针对南派传销(1040阳光工程、连锁经营、资本运作)和北派传销(打地铺式人际网络营销三商法),进行反洗脑劝说、寻人、解救、找人、打击传销、预防传销,心理咨询,法律咨询、讲座服务,普及传销知识等。欢迎投稿留言邮箱31802625@qq.com,举报传销,网络传销,精神传销,违规直销,传销窝点,传销经历,传销线索,保健品骗局,寻人启事等, 咨询电话029-6186 7186 029-8353 1394 反传销,促和谐,共建美好家园。网站 www.fcx029.com 


上一篇:老鼠会(8)下一篇:老鼠会(10)
0 条评论

Q Q在线咨询
传销窝点男女关系
在线咨询
反传销课程
办公室座机:029-6186 7186 阮老师:

138 0919 3299

魏老师:

186 9185 6289

樊老师:

158 3597 1640

阮老师:   138 0919 3299
反传销法
怎么发传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