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词: 陕西传销 西安传销  商洛传销 汉中传销 宝鸡传销 咸阳传销 临潼传销

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,陕西省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,由反传销人士小阮创建,专业针对南派传销(1040阳光工程、连锁经营、资本运作)和北派传销(打地铺式人际网络营销三商法),进行反传销找人,寻人解救、反洗脑,打击传销、预防传销,心理咨询,法律咨询、讲座服务,普及传销知识等。欢迎投稿留言邮箱31802625@qq.com,举报传销,网络传销,精神传销,违规直销,传销窝点,传销经历,传销线索,保健品骗局,寻人启事等, 咨询电话029-6186 7186 029-8353 1394 反传销,促和谐,共建美好家园。

老鼠会(11)

浏览次数:2892017-11-14 20:50:04
分享到: 0

1937年7月7日,历史上发生了“卢沟桥事变”,日军全面发动了侵华战争,抗日战争就此爆发。

1999年的7月7日,我在水洼也正式展开了与传销武装分子的斗智斗勇,时间长达近一个月,我称之为“压骗”战争。

7月7日一大早,钱二彪就过来了,看见我时满脸堆笑,谄媚的表情就像一个等待宠幸的后宫嫔妃。只是这个嫔妃长得磕碜了点,黝黑的皮肤,满嘴的黑牙,隐藏的黑心,还会下黑手。我知道钱二彪为什么开心,黄志玮告诉他我认同加盟连锁行业了,也就是我同意加入这个行业了,也就是我要交份子钱了。至于用什么方法让我家人掏钱,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,这点很让我恐慌。

对于要钱,我相信他们也有着一套完整的行动计划和方法,而且不能单独行动。我们这个团队的最高领导钱二彪到场后,向我的家庭榨取3500块钱的行动才开始执行。

钱二彪并没有直奔主题,而是笑眯眯地对我说:“小梅啊,我首先要感谢你真正理解了这个行业,并且加入这个行业,我更要恭喜你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发财的康庄大道。但我还是要解答你提出的一个问题,好让你明明白白地走这条路。”

这话听起来就像是蹩脚电视剧里的台词,一人拿着手枪指着对方得意扬扬地说:“那我就告诉你真相,好让你明明白白地上路。”

钱二彪继续说:“你前天问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,加盟连锁这么好的事业,为什么本地人不做?”

我心里想,看来这个问题通过蒋小旗反馈到公司高层,领导们碰头商量了对策,现在已经拟定了标准答案,以供行业内部答疑解惑。

钱二彪一挥拳头用力说:“因为我们根本不吸纳本地人做这个行业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行业需要我们抛弃牵绊,倾注所有的精力,全心全意地做好这个事业。本地人有了家庭俗务的包袱,很容易干扰我们这个事业。如同当兵都要去外地,只有远离家庭没有退路,才能有吃苦耐劳的决心,才能踏踏实实当好兵。”

说得似是而非,两三天打两三个电话而已,剩下的就是休息休息打麻将,兴许还能碰上“自挂东南枝”的机会,这难道是需要倾注全部精力的事情?其实我能想清楚不邀请本地人参加的真正原因,只有把人骗到了外地,无依无靠,他才会任人牵着鼻子走。限制人身自由,每天接触加盟连锁的人和事,耳濡目染强制灌输,直到你的大脑被洗成一团浆糊。如果是本地人,你限制他的自由,非得被他家人砸场子不可。

但我不会跟钱二彪争辩的,这家伙动手能力很强,不是我喜欢的那个类型。

钱二彪对自己的解释很满意,接着说:“好了,既然都弄明白了,我们就开始帮你筹集你的创业资金吧!你把你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吧!”

我很羞愧地说:“我家里没有电话,给国家拖后腿了,实在是很不好意思。”

钱二彪立刻追问:“那你们隔壁邻居的电话号码呢?村里的电话号码呢?反正只要能找到你家人就好了。”

我更加羞愧地说:“我们村是个村民小组,也是个贫困村,十来户人家在山沟沟里,不要说电话了,就连电视也只有一台,还是坏的,因为买回去不久就被村里二傻子砸了,他看见电视里面有个女人,要把她弄出来成亲,其实那是新闻联播的女主持人。”这话当然是假话,允许你们骗我,难道还不允许我以牙还牙啊?

红鼻子和娃娃脸都被我的话逗乐了,只有钱二彪板着脸,把目光投向了黄志玮,黄志玮惶恐地点点头说:“他家确实没有电话,加上也比较偏远,上次我发的电报,他过了一个多星期才收到。”其实,我们那里邮递员不上门,如果自己不去镇上邮局查收信件,或是没有熟人帮你带回来,你的信件永远也收不到。

“那有什么最快的办法能联系上你的父母吗?”钱二彪问我。

“只有发电报了。”我低声说。

“那好,黄志玮,你马上带着小梅上邮局,去拍一封电报,写上速回电。记住,号码写我的手机,别再写楼下老板娘的电话了。自从上次她儿子在上学路上被公司某个同事抢走了一块油饼,她好像就对我们有意见了,不愿意帮我们喊电话了。”钱二彪斩钉截铁地说。

听了这件事,我有些伤心,这个同事不知道是哪个系的,大概是饿坏了,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!如果我也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会不会抢小朋友油饼吃呢?我想是不会的,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,我的底线——如果不是芝麻糕的话,绝不出手。

我又犹犹豫豫地说:“不过我爸妈都不认识字,拍了电报也没用。”

钱二彪火了:“你们村里就没个认字的啊?找个人念念不就行了。”

我吓得不敢再说了,钱二彪指着黄志玮道:“赶紧的,带着小梅去邮局。”

钱二彪挺着笔直的腰杆,别着手机,神气活现地走了。黄志玮也拉着我出了门,要去邮局给我爸妈拍电报。

一路上,我无比煎熬,我爸妈要是把电话打到钱二彪那里,肯定要上当的。钱二彪随便找个理由,说我生病了,犯事了,我爸妈都会乖乖地把钱打过来。就算是砸锅卖铁,他们也会把钱凑齐的。一想到这些,我就心乱如麻。终于,在走进邮局的一刹那,我想到了对策。俗话说,急中生智狗急跳墙,都是一个道理,千万不要低估了一颗逼急了的心!

电报很简单,越简单越好,因为电报是按字数收钱的,大概两毛钱一个字。电报内容是这样的:速回电0139********儿。收报人是梅松竹,收报地是我家的通信地址。

黄志玮心满意足地走出了邮局,我也心满意足地走出了邮局。黄志玮给我发过一次电报,而且通过这封电报,顺利地把我诓到了水洼,所以,他确定这封电报也能到达我父母的手里。

我暗自偷笑:这封电报大概永远也到不了我父母的手里。哼,我家的地址没有门牌号,整个村子几百户人家,光凭着这个地址,电报到不了我家。

最重要的是,黄志玮根本不知道我的父亲叫什么。梅松竹是谁?我也不太熟,这个梅松竹是我走到邮局的那一刻,才临时编出来的名字。我觉得这个名字还是很有气质的,只是后来想到,农村人很少会用这么文绉绉的名字。

但黄志玮没有察觉到这个问题,就是问起来也没关系,我可以说老家的特产便是松树和竹子,这个名字实为应景。这一点,黄志玮作为我的老乡,还是略知一二的。

发完电报后的一个星期,我得到了短暂的清净。同事们认为我被改造完毕,就很少做我的思想政治工作了,我每次出门也没有“贴身保镖”了。因为第一天到的时候,我就对黄志玮说,我的口袋里只剩下二十五块钱了,他们知道我跑不了。其实我确实跑不了,我口袋里还剩208元,根本不够返程的费用。大家对我放任自流了,我感觉很轻松,只是蒋小旗也不再关注我的动态,让我有些遗憾。

更让我遗憾的是我们的伙食,自从我拍完电报回去那天,我们的伙食便进入到“馒旱”全席的状态,大部分的正餐都只有买回来的干馒头和咸菜,连稀饭都没有了,所以叫“馒旱”全席。我第一顿吃到全“素”武装的午饭,就像是喂兔子的,现在兔子食也难得一见了。那些像红鼻头、丁大哥这样的有“痔”青年,长时间没有蔬菜水果的滋养,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卫生间里奋斗了。

按照蒋小旗的说法,这是发财道路的初级阶段,是磨砺心智的艰苦岁月,是我们成为人上人必须要吃的苦中苦,有些团队的生活条件比我们苦多了,一天只能吃一顿饭。我相信蒋小旗的话,因为后来我们这个团队,甚至沦落到一天吃不上一顿饭的地步。我也终于相信,楼下小卖部老板娘儿子的油饼,确实是被我们公司某个系某个同事使用武力手段给征收了。男儿油饼不轻贪,只是未到肚饥时。除了伙食之外,我对生活状况倒是很满意。没有人为我洗脑,却有人为我洗衣服。菊花嫂是个好人,她很少说话,但很受大家欢迎,我们男同事的衣服都是她给包了。但是一看到菊花嫂蜡黄的脸色和瘦弱的身体,我就觉得心里过意不去。每天“馒旱”全席的生活,像我们这样年轻小伙,嘴里受不了,身体还能受得了。但菊花嫂总是营养不良的样子,我真担心她会莫名其妙再次晕倒。我更担心则是,她守在这里,守着一份虚无缥缈的希望,一旦希望破灭,她的人生也会晕倒。

胡铁柱交到公司的钱,不过是他哥的老婆本,大丈夫何患无妻?再说老婆也没什么好的,娶了就后悔,经常听人说“高山流水,后悔有妻”。所以,失去了老婆本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失去了救命钱。而菊花嫂被加盟连锁事业骗去的3500块几乎是她的救命钱。这是后话了。

我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,周游列国四处巡访,不仅领略了水洼的风俗人情,还领略了洗头房的俗人风情。当然,对于那些洗洗更健康的从业者,我只是远观而没有亵玩焉。因为我的胆子比较小,比我胆子还小的是我的钱包,钱包支撑不了我“大洗”的费用。

我的腰包里还剩两百块,即使不吃不喝,光买车票的钱也不够,否则早就开溜了。我也曾想过像“铁道游击队”那样爬火车逃票,由于担心被乘警抛弃在半路上,或者被人骗财骗色,或者被人卖到窑子(我指的是黑煤窑)里去,那我就生不如死了。还不如在水洼混着,最起码这里包吃包住,还不用干活。只是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尽头,我没有认真想过,就这样混着日子,做一天传销装一天怂。我一直把两百块钱贴身放好,以备不时之需。为了避免暴露,我洗澡的时候都把钱带着,有一次钱被我不小心弄湿了,我不敢拿出去晒,只好贴着肚子用体温焐干,弄得钞票皱巴巴的,钞票上的人年龄好像也增长了好几岁,但钞票的面值并没有增长,这让我倍感惆怅。

一个星期内,我拜访了很多团队,除了那个把我撵出来的河南系团队。在这些团队里,我受到了国家元首般的热烈欢迎,但没有一个团队为国家元首安排国宴,看来我的级别不够,真是弱国无外交啊!也可能是这些团队揭不开锅了,本性善良好客,怎奈囊中羞涩。

我不停地拜访这些团队,是在找一个人,就是在火车上遇到的水仙。我听黑框眼镜说在水田见到了很多同一节车厢的人,那趟火车简直就是传销专列!我很担心水仙也被骗到这里来,她一个小姑娘,胆子又那么小,被我小清新的故事都吓成那样。如果被骗到水田的铂金利公司,被人一唬,顿时会花容失色。她也没有我这般狡猾的技能,如何能跟训练有素的传销分子周旋呢?还不是案上鱼肉,任人宰割了。

我越是想见到水仙,就越怕见到她,怕她也被骗到这里。还好,我始终没有打听到她的消息。看来,她真的是来水洼看外婆的。

没有看到水仙,我的收获也不小。我看到了几个熟识的面孔,都是我的校友,而且在学校里还都是名人。似乎,我的校友们在水洼水田开发区的势力还是很强大的。

上一篇:老鼠会(10)下一篇:老鼠会(12)
0 条评论

Q Q在线咨询
传销窝点男女关系
在线咨询
反传销课程
办公室座机:029-6186 7186 阮老师:

138 0919 3299

魏老师:

186 9185 6289

樊老师:

158 3597 1640

阮老师:   138 0919 3299
反传销法
怎么发传销